首页 | 现代诗 | 旧体诗 | 散文诗 | 歌词 | 奖多多彩票 | 诗译 | 小说 | 故事 | 杂文 | 散文 | 剧本 | 日记 | 童话 | 文评 | 诗论 | 留言
作者检索: A B C D E F G H I J K L M N O P Q R S T U V W X Y Z
小说 您现在的位置: 中国网络诗歌 > 小说 > 正文
女儿的彩礼
类别:小说 作者:草原雪鹰 日期:2018/11/1 字体: 】 阅读:
编者按:女儿的嫁妆终于有了着落,那是父亲用生命换来的,父亲走了,他的心愿也就了了,留给世人的却是一个深深的思考。

引子
    父亲打了一辈子工,死之前,在一个高原的工地做了近三年。
    父亲以前有个女儿,八岁便溺水离他而去。这成了他一生的痛。
多年来,父亲有一个愿望,想为女儿结一门冥亲。
1
    父亲现在打工的工地,有一个技术员,眉清目秀的,没想到,一个月前突发事故死了。
    技术员死后,父亲有点茶饭不思。除了带班的阿山,没有人知道他的心事。他看起来更加落寞,头发更加花白,下班后,经常一个人痴痴地发呆。
一天下午,突然下起了大雨。高原的雨,说下就下。紧接着是雨夹雪,路面打滑,工地只好暂时停工休息。父亲吃完午饭,和阿三交代些事情,便蹒跚着出了门。
这天是父亲启程的日子。飞机票两个月前就买好了。还好,包工头答应的工钱终于有了着落,让父亲的希望没有落空。     
出发前,阿山看父亲的眼神有些怪,口张得老大,却什么也没有说。阿山突然想起来,马上要到清明了,正好是那个技术员的忌日。
阿三隐隐有不祥的感觉,不由自主往大门口走。大门口就是国道。阿山远远看见车堵得老长,很多人围在路中央。阿山心里一紧,预感到什么。
路中央躺着的,果然是父亲干瘦的尸体,身体一侧还淌着血。
阿山捧起父亲的头,发现父亲眼角还挂着一滴泪。阿三不由痛哭流涕。
肇事车是一辆凯迪拉克轿车,横在前方约五十米的马路牙子,一只轮子斜成八十度。
从外人的讲述中,阿三大致弄清了事故的原委。
当时,半空中雨雪迷蒙,能见度很差。父亲低着头横穿国道。那辆车来的突兀,速度很快,好像急着和父亲约会。
    父亲根本来不及反应就倒下了。父亲很瘦,倒下去像一根扁担。脑袋触地前,思想先游离了。
    一刹那的功夫,父亲做了个一生中最长的梦。
他梦见长大后到大城市工作、找到如意郎君的女儿,女儿找他要嫁妆……
2
天底下,就是叫花子也讲一个面子。
女儿在外地,就要成亲了,需要嫁妆。做父亲的,该怎么办,不言而喻——除了面子上过不去,还有什么更好的托辞呢?父亲不是文盲,当年在村里,他也算个文化人,逢年过节替人写个对联什么的。
可怜的,父亲现在手头没有一分钱。
    父亲想到了贷款,只要是省城和周边三区四县的居民,凭身份证,最近一年的银行消费记录,水电煤气等物业管理缴纳记录等,一般城里人有的手续,可以贷款五万八万的。
    父亲的户口在遥远的南方,这条路暂时行不通。
    再说民间借贷,报纸上满天飞。前几天去了趟省城,从一个专门做套牌业务的修理厂顺手拿回几张晚报,父亲偷偷摸摸地找到广告专版,密密麻麻的借贷广告。挑了一个打过去,一位嗓音沙哑的大姐板上钉钉地告诉父亲,非得要省城的身份证和户口。
    父亲着急了,便又囫囵的挑了几个,打过去,还是一样的说法,只好死了心。
    剩下的只有借高利贷了。
    父亲打工的地方,挨着一个村庄。在这里混了几年,也算有几个相识。可是,托人人问话,好几天过去,却没了消息。父亲好不容易找到一位做金矿生意的老板,人家根本不给说话的机会,丢个脸色转身就走。
父亲心里一阵发酸,眼泪潸然而下。
3
    日子不紧不慢地往前赶,这几天大家正在在热衷马航失联的消息。
    眼看女儿的婚期逼近,父亲把心事向阿山说了。
    阿三戏谑道:“你到你的女儿那里,买一张特价机票,还有保险呢。”
    “龟孙儿,咒我呀!”
    父亲嘴里强硬,心里却打起了算盘。
    又过了些日子,韩国的客轮也沉陷了。
    父亲听别人讲得神乎其神,脸色却一点点阴沉下去。
    父亲的话更加少了。 大家拿父亲开玩笑,说他被村里那个好看的卓玛迷住了。说得神乎其神,连父亲自己都不知道是真是假了。于是被编成段子,到处传播。父亲反而像听评书一样如痴如醉。
    时间长了,大家觉得父亲神神叨叨的,对他愈加疏远。
    
4
    就在父亲无计可施的时候,“失踪”好久的包工头终于现身了。
    这年头,拖欠农民工工资就是犯法。前一阵子,包括阿山在内的带班代表民工和包工头谈判,限定最后的期限。包工头扛不住了,发誓到老家借高利贷给大家发工资。
    但是,期限过了快一个星期,包工头杳无音信。
    父亲更是焦急。分分秒秒,像在油锅里煎熬一样。
    总算等到发工资的这天。拍照,录音,按指印。
    父亲把想好的话摔成无数雨点儿,总算弄了八千块。虽然离答应女儿的目标太远,也只能这样了。包工头差点给工人跪下,还拿出借高利贷的凭据给大家看。
    拿了部分工资,大家鼓捣着打个牙祭。父亲却默默走到了一边。阿山倒是够意思,独自请父亲喝酒。酒过三巡,不由说到女儿的婚事,父亲只是叹气。
    没事,你女儿如果有福气的话,上帝会保佑的。阿山说完,诡异的看了父亲一眼。
父亲打了个哆嗦,指着阿三的鼻子骂。阿山端起酒杯,老伙计,年轻的时候,你可是红人,写得一手好文章,发了一点小财。可你不知道珍惜,赌博,玩女人,败光了家当。你那个私生女儿怎么淹死的你最清楚。
父亲扑过去,要掐阿山的脖子。
    阿山反手一掌打在父亲的脸上,呵斥道,老东西,不是我照顾你,你早就玩完了!你上次到省城看病,就该准备后事了。这就是因果轮回呢!
    父亲被阿山猜中心思,瘫坐在椅子上,目光又痴痴的了。除了阿山,他这点陈芝麻旧谷子的事,没有人知道,连老婆也不知道,他一个干瘪老头,就是明日掉水里喂了王八,也就当死了条牛,谁稀罕!
父亲的眼里,便花花绿绿生出来些图像,年轻时看电影,日本的“人证”,一些场面又浮现眼前。现在他的口袋里就常年装着这本书,他不知道看了多少遍了。人们都说那是他的宝物,别人碰一下都不行,只有阿山知道,他在书里寻找什么。
过了一天,心中忐忑着,又像是下了决心,打电话安慰女儿,让女儿放心,要不了多久就亲自过去把婚事办了。这年头,谁也靠不住,自己的女儿才亲。一想到女儿,父亲便有了无穷的动力。
    暗地里让那位眉清目秀的技术员,帮忙买了一张两个月后到女儿工作地的特价机票。
    女儿到工地看望父亲的时候,技术员对女儿很有好感,后来女儿到了一座南方的城市打工,技术员的魂儿也被勾走了。
技术员没事找父亲拉呱。父亲知道技术员的心思,慢悠悠的答应代为转告。暗自却喜上眉梢。
等再见了技术员,眼光有些闪烁,只是找些话搪塞。
    听说父亲要去探望女儿,蒙在鼓里的技术员大喜过望,赶忙巴结父亲,要送给父亲一些路费。
    父亲嗫嚅着,坚决不要技术员的人情。说是等到那边说好了,一定回音。
   没想到,技术员却先父亲而去了……
5
 总算等到出发的日子。这是父亲第一次坐飞机。
    他先把八千元钱打到女儿卡上,安慰女儿,等见了面,把剩下的一起交给女儿。
    临行前的晚上,大家看父亲时,都惊呆了。父亲穿了一套笔挺的西服,头发染得乌黑。有人说,父亲又回到年轻时的风流倜傥。
没想到,父亲这一去,再也没有回头。
但是,父亲却没有死在飞机上。死在飞机上倒是父亲的梦想。
事后,据工友回忆,那天早晨,父亲的行动很诡秘。走了老远又返回,在宿舍不知捣鼓了什么,才依依不舍的又出发。好像患了梦游症一样。
父亲的后事是阿山一手办理的。自打父亲去后,好耍嘴皮子的阿三也变得和父亲一样少言寡语。
父亲的包一直在阿山那里,只是包里那本掉了颜色的小说“人证”意外地消失了。
“人证”里,杀死自己亲生儿子的母亲也死掉了,那很深的峡谷,已经长满了人高的草。荒草掩埋了罪恶,掩埋了忏悔和爱。
父亲没有死在他梦想的飞机上,那飞机去往了女儿的城市,而他再见不到女儿。这是对他的惩罚,他的梦做完了,很安详的闭上了眼睛。
倒是撞死他的半挂,老板特有钱。
    父亲意外地发了一笔财。这是他生前没有想到的。
    与此同时,正往工地赶的母亲,一边揩眼泪,一边独自看父亲写给她的信。
    上面有一句话让她百思不得其解:有一天,也许我不在了,你会收到很多银子;记住,除了给你和小孩留下一半,剩下的,寄给阴间当我给女儿的嫁妆吧。


上一篇作品: 下一篇作品:
[访问 次][得分 :0 分] [级别 :暂无级别  ] 编辑:西苑清风
·网友评论:(显示最新30条。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!)
  • 评分标准:初级作者:±1分,中级:±2分,高级:±3分,白银:±4分,黄金(钻石):±5分,具体作者级别介绍查看
  • 请遵守《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》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。
  • 严禁发表危害国家安全、损害国家利益、破坏民族团结、破坏国家宗教政策、破坏社会稳定、侮辱、诽谤、教唆、淫秽等内容的评论 。
  • 网友不能对作品的作者使用带有人身攻击、辱骂、威胁的语言。
  • 本站管理员有权保留或删除评论内容。
  • 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,与本网站立场无关。
  • 作者信息
    作者:草原雪鹰 发表作品:30 篇
    诗歌搜索
     
    吉利彩票
    注册用户请直接登录
    最新作品
    · 女儿的彩礼 草原雪鹰
    · 五绝•杂咏(十一) 香池寒莲
    · 电视散文——北方小镇好个 袁新杰
    · 吕礼勇诗词之《光复宝岛第 吕礼勇
    · 我们缅怀过去,是为了展望 晚茶一夏
    · 吕礼勇诗词之《独坐风亭》 吕礼勇
    · 吕礼勇诗词之《暑 日 吕礼勇
    · 五绝  老来福 凌顺达
    · 山居秋吟(组诗) 张思良
    · 菩萨蛮  登山 凌顺达
    · 七绝·回忆 刘达耕
    · 五绝.杂咏(十) 香池寒莲
    · 高中,高中(朱兵辉) 朱兵辉
    · 幻海照花镜 描红画绿
    · 千秋岁·闲暇登金山 陈森
    · 七绝:校庆感怀 马文超
    · 误宿漁棚 王庆同
    · 台湾东海岸 易名先生
    友情链接
    ·中国网络诗歌学会会长博客 ·中国网络诗歌学会博客 ·河北作家网 ·文网书店 ·阿琪阿钰诗歌书店 ·闽文学网 ·贵州作家网 ·诗歌网 ·吉林文学网
    ·作家网 ·陕西作家网 ·燕赵文化网 ·中华散文网 ·名人传 ·万豪金业 ·大通冰室 ·花成代孕网 ·天游主管
    ·南京宣传片制作 ·微信刷票 ·微信刷票 ·微信投票 ·自主招生 ·以太坊 ·卡神官网 ·阳澄湖大闸蟹礼券
    本站简介 | 加入收藏 | 设为首页 | 联系我们 | 用户须知 | 欢迎注册
    COPYRIGHT © 2011 金榜彩票 All RIGHTS RESERVED
    金榜彩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