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| 现代诗 | 旧体诗 | 散文诗 | 歌词 | 奖多多彩票 | 诗译 | 小说 | 故事 | 杂文 | 散文 | 剧本 | 日记 | 童话 | 文评 | 诗论 | 留言
作者检索: A B C D E F G H I J K L M N O P Q R S T U V W X Y Z
日记 您现在的位置: 中国网络诗歌 > 日记 > 正文
父亲
类别:日记 作者:持之以恒 日期:2018/10/21 字体: 】 阅读:
编者按:勤劳而又略带耿直的父亲,为家人操劳一生,很不容易。欢迎来稿,问好作者,也祝福老父亲晚年幸福。

    父亲七十多岁了,一个人在老家。真的是老了,身体很多病:糖尿病,眩晕,还有些心率不稳,每次想到这些,我心里都有些伤感。
记得十年前的父亲根本就没有衰老的迹象,而且还能喝半斤高度白酒的。其实我感觉父亲明显的变老是从2012年开始的。那一年,父亲从湖南工作的地方回了老家,从那之后我就感觉他慢慢的变老了。
    其实父亲在湖南也不是什么轻松的工作,在一家餐馆帮人家在厨房里打下手,人家看他已经六十岁了,本来是不想要的,可父亲要求的工资不高,所以饭店最终还是把他留下了,一干就是五年,虽然工资不高,但是在父亲近乎苛刻的节省之下还是攒了好几万元钱。
    父亲说在湖南的工作是他对自己的惩罚,因为自从2006年八月母亲去世之后,父亲在家里一个人呆了大概半年后就感觉非常不习惯起来,于是就开始想再找一个老伴,还特意征询了我的意见。从对母亲的感情上,我很难认同父亲在那么短的时间内就有这种想法,但从对父亲以后的生活看,如果真能找一个老伴,对他也是很有帮助的。
    也许我的这种态度鼓舞了父亲,他很快就开始了找老伴的活动。这一下子可捅了马蜂窝了,在我们那个思想还非常传统的村子里,这样子是会被很多人笑话的。很快,在老家的哥哥打电话向我诉苦:现在父亲真的是什么都不顾,一点也不在意我们的感受,到处托人介绍老伴,村里的风言风语压得我都直不起腰了,你快劝劝父亲吧,不要让他再这样下去了。我听了这样的抱怨,也只能苦笑着劝慰哥哥,因为我知道父亲的脾气,他一旦决定的事情,是很难改变的,除非他自己知道错了。
    果然,大概半年的时间,父亲就把母亲去世前辛辛苦苦的积攒的一点积蓄都花完了。大概那些所谓的媒婆和被介绍的人,都是骗吃骗喝的。
    即便如此,父亲还是跟着一个所谓的退休女老师到了湖南,而且还直接向我借了三千元钱,说是和别人合伙做生意,承包一个食堂。我本能的有所警惕,因为我感觉不会有那么容易做的生意,但考虑到母亲刚刚离世不久,父亲一个人很不容易,况且3000元也不是一个大数目,我就毫不犹豫的给了他。
    以后的事实证明,父亲被骗进了一个传销组织。事情的暴露是因为,他后来居然把我的妹妹也骗了去,而且在我妹妹知道了那是传销,提出要回家的要求后,他居然还不让走。后来我妹妹给我打了电话求助,我在电话中和父亲直接对话,明确告诉他那是传销,让他马上放妹妹回家,否则我就报警。父亲气坏了,在电话中大声骂我:你个不孝子,我辛辛苦苦供你读书,上大学,你就这样对待我?我也很生气,壮着胆子和他顶撞:你要是不放妹妹回家,我就直接去湖南找你,然后报警。气的父亲直接把电话摔了。第二天,妹妹打电话给我说,她已经回家了。可我知道,父亲肯定对我是又气又伤心……。因为在他的眼中,我一直以来都是又孝顺又能干的好儿子,一直以来都是他引以为豪的……。
    父亲年轻的时候当过七年海军,身体很强壮,水性很好,在我们村子里的水性是数一数二的。转业后就在乡里供销社上班,家里的生活也一直很不错,在我们村子里属于中上等。我家的生活开始走下坡路是从1981年开始的,当时供销社裁员,我们村子里有四个人在那里上班,其中一个是主任,另外一个是其儿子,一个是其侄子,只有我父亲和他没有直接关系。但是,父亲能进供销社却又是托了那个主任的关系,那是因为我爷爷对那个主任有救命之恩,他为了报我爷爷的恩就安排了父亲的工作。但事到如今,已经直接牵涉到其直系亲属的前程,他还是毫不犹豫的做出了任何一个平凡人都要做的决定。
    没有了工作的父亲变成了一个彻底的农民,但因其当过兵,又在供销社上过班,这些经历让他不甘于只做一个农民。他开始准备一些烟、酒、生活日用品以及相关的货架,那几年的光景,他往返穿梭于我们农村的各个村贸会场,做起了流动代销点的营生。
    大概在我七岁的时候,父亲的流动代销店不开了,取而代之的是家里的小卖部,但我能感觉到家里的情况日渐拮据。父亲后来又和村里的另一个人一起买了切砖机、脱粒机来挣钱供我们三个人上学。但生活仍然越过越贫困,没有固定的工作支撑,那时候的农村哪里有不贫穷的家庭呀!在我上到初二的时候,哥哥上高三,妹妹上小学三年级。这一年,家里终于拮据的供不起我们三人上学了。
父亲经过慎重衡量之后,就让妹妹辍学了。因为我们兄妹三人中,只有妹妹学习成绩最差,从上学开始,基本上没有考试及格过,再加上哥哥马上要高考,不可能现在功亏一篑,而我虽然在上初中,但我的成绩一直是父亲的骄傲。
我明显的感觉到家里情况的困难是从初三开始的。
我们的学校在乡下,而中考的考场在城里,一般乡下的初中学生参加中考都是由学校统一组织,于中考的前一天住在考场附近,这样就能方便第二天的考试。可由于父亲不愿意出这一天的住宿费,就在考试的当天早上起早用自行车驮着我去参加考试。出发时天色勉强能看清前面的路,但车行至半路,天上却下起了雨,父亲虽然没有带雨伞,但也没有停下来避雨的意思。当时时间大概是早上五点多的样子,慢慢的天变得越来越黑,最后只变得伸手不见五指,根本看不到前面的路了,只有那时不时的一道道闪电才能让给我们瞬间的光明,让父亲尚能继续骑着车驮着我前行。天上雷声阵阵,雨越下越大,父亲实在没有办法再前行了,就暂时到路边的一个小棚子里避雨,大雨瓢泼一般肆意倾撒,我们虽然在棚子下面,但雨水还是能飘进来淋着我们,只是头上和背上好了一些。在棚子下面父亲问我:“考试的东西都带齐了吗?”我摸了摸口袋里的本子和笔,回答道:“都带齐了。”父亲又问:“准考证带了吗?”我又在裤兜里摸了一下,然后又翻上衣口袋,没有找到,“呀,坏了,我忘记带准考证了!”我不禁着急起来。父亲没有埋怨我,只是对我说道:“现在雨下的太大了,你在这里等我吧,我回去给你拿。”说完话,他就冲入了雨中向来时的方向跑去,我一个人呆呆的立在棚子下,不停的懊悔自己的粗心,又担心会耽误了考试,内心深处还有对父亲安全的一丝丝担忧…….时间过得真慢,在等待中雨渐渐小了,天也渐渐亮了起来,路上也渐渐有了行人,我甚至看到了好几个进城办事的同村人,他们见我一个人站在路旁的棚子下,就来问我怎么了,我就说要进城考试,然后就问他们有没有见到父亲,其中一个人说:“我在刚出村的时候碰到了,但因为雨太大了就打了个招呼没有说话,估计一会儿他就回来了,别急哈。”随着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,我的心也越来越焦急起来…….终于,我看到了那个熟悉无比的身影跑了过来。父亲见到我,喘息未定,就先把准考证交给了我,然后就跨上自行车驮着我向城里蹬去,中间没有一刻的停留。就是这样的急赶,我的考试仍然迟到了十分钟。考试的过程现在我已经完全没有了印象,但我记得的是,考完第一门课程再见到父亲时他走路有点不正常,就问他怎么了,他淡然的笑了笑说:“在回家取准考证的路上脚被玻璃割伤了。”我看到他的脚底板上有一个约2-3厘米长的口子,已经在水里泡的流不出血了……我问他为啥不去医院包扎一下,他又淡然的笑着说:“没事,过几天就好了,去医院包扎一下又得好几块钱。”
从我开始上高中起,就明显的感觉到家里情况很困难,因为我的学费和买床的钱都是借的,而每个礼拜的生活费也少的可怜。那一年为了给哥哥结婚,父亲硬是为哥哥盖了全村最好的房子(出岔),再加上奶奶去世的三周年祭。这一年,我们的家庭可以用“没有最穷,只有更穷”来描述。
可在我的眼里,父亲还是该干嘛干嘛,没有在我面前流露出多少对生活的担忧,这也可能和我上学住校经常不在家有关。但这段时间,我感觉父亲和母亲的吵架多了起来,很多都是因为一些琐事,且绝大多数都和哥哥和嫂子有关。
我清晰的记得其中一次吵架是为了一个破旧的蚊帐。
蚊帐是父亲和母亲的,哥哥嫂子想使用,父亲不允许,理由是已经分家了,这个不能给他们,怕给了他们以后,等到我结婚分家时没有办法再给我……就因为这个,家里一顿大吵,即使我再三说我以后不会找他要蚊帐,父亲仍然不同意将蚊帐拿给哥哥嫂子使用,父亲就是一个这麽固执的人,当然,也许还有些说不出来的原因在里面……
父亲在我上高中三年以及上大学的四年里,走街串巷收过废品、卖过麻糖棍,也在家里开了一个很小的代销点,这一切都是为了供养我的上学。
我大学毕业以后,家里的情况渐渐的好转了一些,但意外却突然一下子降临到父亲的头上:在一个中午,父亲应邀去参加村里一户人家的喜宴,横穿马路时,被一辆汽车撞上了,颅骨骨折、颅内出血、左腿两处骨折。而这些是我接到家里的电话,回到家之后才知道的,当时父亲昏迷在手术室做手术。手术很成功,父亲从手术室出来时已经清醒了。看到父亲躺在医院的架子床上被推出来时,我流泪了,父亲笑着看看我,没有说话,我也说不出话,只是摸了摸他挂着吊瓶的手。
出了车祸后,很多人出主意给父亲,让父亲说自己当时是正常走路,或者说自己不记得情况了,为的是能够让对方多承担责任,父亲也同意了。可当交警来询问情况进行笔录时,父亲还是实话实说自己是横穿马路时被撞的,就是这个实话实说,交警最后判了一半的责任给他。我们后来问他为何不按照之前商量好的话去回答,他窘迫的笑笑说:“我忘了。”其实我知道他只是不愿意说谎话而已。
父亲在卧床不起的一年里,母亲承担起了他全部的衣食住行。我感觉,就在这一年里,他们的关系融洽了好多。但幸福的时光总是不太长久,母亲却在父亲的腿好了大概三年后就突然去世了……
母亲的突然去世让父亲一下子无法适应。我清晰的记得刚刚埋葬了母亲后的第二天早上,父亲在厨房烧锅,我坐在他身旁,我问他以后怎么打算,并提出要他先跟着我去惠州一阵子时,他摇摇头,故作轻松地说:“没事,我一个人也挺好,我也不能一直待在你那里呀,只是没想到……你娘怎么就突然走了呢?”说着话,他的声音哽咽起来,我拉住了他的手,过了一会儿,他轻轻地从我的手中抽开了他的手,擦了擦眼泪,就不说话了,只是一根接一根的向炉灶里添柴,炉火一明一暗,照在他的脸上,他脸上的皱纹愈加深刻了。
再后来过了一年,父亲就去了湖南。
……
……
现在父亲一个人在家里,通过他自己的努力,过上了他一直以来追求的无忧无虑的退休生活,每个月能按时领到政府发的退休金。也许在很多人眼里他的晚年生活已经很不错了,但我知道,在每个月我和他的一次次电话里,以及每次回家看他时和他的交谈里,我深深的感受到,父亲对我、对我的小家庭的深深的思念和关怀……以及对天伦之乐的渴望和无奈……。

上一篇作品: 下一篇作品: 没有了
[访问 次][得分 :0 分] [级别 :暂无级别  ] 编辑:西苑清风
·网友评论:(显示最新30条。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!)
  • 评分标准:初级作者:±1分,中级:±2分,高级:±3分,白银:±4分,黄金(钻石):±5分,具体作者级别介绍查看
  • 请遵守《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》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。
  • 严禁发表危害国家安全、损害国家利益、破坏民族团结、破坏国家宗教政策、破坏社会稳定、侮辱、诽谤、教唆、淫秽等内容的评论 。
  • 网友不能对作品的作者使用带有人身攻击、辱骂、威胁的语言。
  • 本站管理员有权保留或删除评论内容。
  • 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,与本网站立场无关。
  • 作者信息
    作者:持之以恒 发表作品:150 篇
    诗歌搜索
     
    吉利彩票
    注册用户请直接登录
    最新作品
    · 父亲 持之以恒
    · 游海南儋州千年古盐田 晚茶一夏
    · 评金庸先生 晚茶一夏
    · 家长会 脯美过去
    · 行为上要有法度 凌顺达
    · 看着故乡老去 赵斌昱
    · 蚂蚁随想 尕笛
    · 桐庐游记 韦明方
    · 看望 长河落日圆
    · 风景旅游,于日常细枝末叶 萧月月
    · 风铃,照片 陈伟亮
    · 昨夜星辰 陈伟亮
    · 我与阿公趣事多 林俊华
    · 重阳抒怀 凌顺达
    · 喝酒 张明岳
    · 夏季.雨夜 晚茶一夏
    · 穿行五千公里的诗歌现场 阿鹏
    · 春漫小河边 平湖在线
    友情链接
    ·中国网络诗歌学会会长博客 ·中国网络诗歌学会博客 ·河北作家网 ·文网书店 ·阿琪阿钰诗歌书店 ·闽文学网 ·贵州作家网 ·诗歌网 ·吉林文学网
    ·作家网 ·陕西作家网 ·燕赵文化网 ·中华散文网 ·名人传 ·万豪金业 ·大通冰室 ·花成代孕网 ·天游主管
    ·南京宣传片制作 ·微信刷票 ·微信刷票 ·微信投票 ·自主招生 ·以太坊 ·卡神官网 ·阳澄湖大闸蟹礼券
    本站简介 | 加入收藏 | 设为首页 | 联系我们 | 用户须知 | 欢迎注册
    COPYRIGHT © 2011 金榜彩票 All RIGHTS RESERVED
    金榜彩票